政治 图书

本书是于建嵘在深入社会调查的基础上,以岳村为表述对象而建立的有关中国乡村政治状况的理论分析模型。通过对岳村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政治关系、权力体系、政治控制、政治参与和政治文化的变迁过程进行客观的描述和分析,试图从政治社会学和政治人类学的角度,来剖析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发展的过程和特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卷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二卷 论优点和缺点;或,报答和惩罚的对象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引言  另有一种起因于人类行为举止的品质,它既不是指这种行为举止是否合宜,也不是指庄重有礼还是粗野鄙俗,而是指它们是一种确定无疑的赞同或反对的对象。这就是优点和缺点,即应该得到报答或惩罚的品质。  前已提及,产生各种行为和决定全部善恶的内心情感或感情,可以从两个不同的方面,或者从两种不同的关系上来研究;首先,可以从它同激起它的原因或对象之间的关系来研究;其次,可以从它同它意欲产生的结果或往往产生的结果之间的关系来研究;我们也说过,这种感情……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廿七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西方哲学的传入  每个哲学系统都可能被人误解和滥用,新儒家的两派也是这样。照朱熹的说法为了了解永恒的理,原则上必须从格物开始,但是这个原则朱熹自己就没有严格执行。在他的语录中,我们看到他的确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进行了某些观察,但是他的绝大部分时间还是致力于经典的研究和注释。他不仅相信有永恒的理,而且相信古代圣贤的言论就是这些永恒的理。所以他的系统中有权威主义和保守主义成分,这些成分随着程朱学派的传统继续发展而日益显著。程朱学派成为国家的官方学说以后,更是大大助长了这种倾向。对于新儒家的反动 ……去看看

50 - 来自《灵山》

她说她够了,你别再讲了!  你同她走在陡峭的河岸上,湍急的河水打着旋涡,前面是一片幽深的河湾。进入河湾,河水回环,成为墨绿的深渊,水面平静得连波纹都消失了,路也越来越窄。她不肯同你再往前走。  她说她要回去,她怕你把她推下河里。  你止不住发火,问她是不是神经病发作?  她说正因为同你这魔鬼在一起,才让她变得这样空虚,心里如今一片荒凉,她没法不疯。她知道你同她还在这河岸上走,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好推她下去,淹死她还不露痕迹。  见鬼去吧!你没法不咒骂。  她说,你看,你看,这才是你心里话,你心就这样狠毒,你其实根本不爱,不爱……去看看

导言 - 来自《小逻辑》

§1     哲学缺乏别的科学所享有的一种优越性:哲学不似别的科学可以假定表象所直接接受的为其对象,或者可以假定在认识的开端和进程里有一种现成的认识方法。哲学的对象与宗教的对象诚然大体上是相同的。两者皆以真理为对象——     就真理的最高意义而言,上帝即是真理,而且唯有上帝才是真理。此外,两者皆研究有限事物的世界,研究自然界和人的精神,研究自然界和人的精神相互间的关系,以及它们与上帝(即二者的真理)的关系。所以哲学当能熟知其对象,而且也必能熟知其对象,——因为哲学不仅对于这些对象本来就有兴趣,而且按照……去看看

02 初涉世事 - 来自《希望的理由》

   2009/10/01
我12岁那年,父母离了婚。万妮带着我和朱迪依然住在白桦山庄。在漫长的战争岁月里,我只见过父亲几面,而且他每次回来休假只有一两天时间,所以对我的生活似乎没有带来什么变化。不过,那时候我在白桦山庄已经生活了7年。  我在学校里学习非常用功,因为我很爱学习——至少对像英国语言、英国文学、历史、《圣经》和生物学这样的课程非常感兴趣。放学回家后,我仍然孜孜不倦地学习。在白桦山庄的上千本藏书中,有许多哲学书籍是我外公的收藏。我被这些老古董迷住了。其中有不少书是用古色古香的哥特字体印刷的。我不但喜欢看书,而且……去看看

第37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昨天居委会贴出公告,接到煤气公司通知,因维修管道需要,中断供气两天。所以今天一大早,廖红宇就找出一把破扇子,上楼道里去生护子了。刚出家门,却见黑黢黢的楼道里游动着几个人影。她忙收回跨出门去的那只脚,大叫了一声:“谁?”正在屋里忙着收拾自己的廖莉莉此时也闻声急忙跑出来,喝问:“怎么了?怎么了?”     黑影中有声音忙应答:“廖主任,是我们呀!”     廖红宇赶紧去开亮了过道灯,再一看,那“黑影们”却是橡树湾的一些干部群众。廖红宇这才松了一口气,嗔责:“我的天!这鸡不鸣狗不叫的,鬼头鬼脑做小偷呢!” 然后把这群人让进屋,赶紧……去看看

1-2 伙夫头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正象四川口音几十年如一日始终未变一样,朱德非凡的精神内核一直隐藏在一种朴素的装束之下,没有华丽的盛装,没有刻意的雕琢,猛一看,仿佛内容压倒了形式。我们百思不解的是:这种“不修边幅”的装束是某种习惯的自然流露,还是朱德本人的刻意追求?如果是后者这其中又暗示着怎样一种心态呢?   2.1 有眼不识总司令   西德友好人士王安娜在访问了延安之后,在《中国——我的第二故乡》中,写道: “初次和朱德见面时,我想他实际上还不到五十岁。但看起来却显得苍老。……这个 ‘匪首’,怎么看也不象英雄……去看看

2-1.6 我的书与梦 - 来自《走向混沌》

张志华的归来,无疑是我们痴情梦幻的助燃剂。一个逃号全须全尾的回来,表明当时政治上的宽松。偏偏在他归来不久,有一天,指导员董维森把我叫到队部办公室,通知我去场部领取一件东西。我十分迷惑,因为劳改队成员的所有信件,都是寄到三畲庄——右派中队里来,董维森何以要我到场部去取?   董说:“你过去写过书?”   我答:“是的。”   他说:“本来场部内勤是应当把那件东西送到中队来的,是一个大麻袋,里边都是书。”   我认真地想了想,没有一个人会在这个时候给我邮寄书籍,而且又有一麻袋之多,一定是张冠李戴弄错了。我当即向董指导员……去看看

4.The Modern History of the Law of Nature - 来自《古代法(英文版)》

It will be inferred from what has been said that the theory which transformed the Roman jurisprudence had no claim to philosophical precision. It involved, in fact, one of those "mixed modes of thought" which are now acknowledged to have characterised all but the highest minds during the infancy of speculation, and which are far from undiscoverable even in the mental efforts of our own day. The Law of Nature confused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Logically, it implied a state of ……去看看

Of a particular Kind of Crime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 reader will perceive that I have omitted speaking of a certain class of crimes which has covered Europe with blood, and raised up those horrid piles, from whence, amidst clouds of whirling smoke, the groans of human victims, the crackling of their bones, and the frying of their still panting bowels, were a pleasing spectacle and agreeable harmony to the fanatic multitude. But men of understanding will perceive that the age and country in which I live, will not permit me t……去看看

第六章 数学中的逻辑技巧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我认为大学中有院系之分是必要的,但其结果是很不幸的。逻辑被人看做是哲学的一个分枝,而且曾为亚里士多德所论述过,因此大家就认为这一个科目只有熟悉希腊文的人才能讨论。结果,数学只被不懂逻辑的人所讨论。自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德时代到本世纪,这种分裂是有很大的损害的。   在一九○○年巴黎开国际哲学会的时候,我意识到逻辑改革对于数理哲学的重要性。我是因为听了来自突林的皮亚诺和到会的一些别的哲学家的讨论才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此以前,我不晓得他曾做过一些什么。但是我深深感到,在每项讨论的时候,他比别人更精确,在……去看看

6-3.1 对其自身具有确定性的精神、道德(上)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伦理世界曾表明,在它那里只好死掉了的那种精神,即是说,个别的自我,乃是它的命运和它的真理。但这种法权的个人,其实体和内容是在它自己以外的。教化世界和信仰世界的运动扬弃了〔法权的〕个人的这种抽象性,而通过完成了的异化,通过最高度的抽象,精神的自我或主体发现实体首先变为普遍意志而最终竟变成了它自己的财产或所有物。于是知识现在终于显得与它的真理性完全一致了;因为它的真理性就是这个知识本身,双方的一切对立都已消逝;而且这些对立不仅对我们〔研究精神现象学的人〕而言或自在地是消逝了,而且对于自我意识本身而言也是……去看看

第十四章 血色碾庄圩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51.杜聿明不捡烂摊子,蒋介石大骂“娘希匹”  黄百韬被围、第63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国民党统帅部一片慌乱。蒋介石也急得手足无措,深感徐州缺乏得力的统帅。这时,他想到了在东北的杜聿明。  辽沈战役经过近两个月的较量,在东北的国民党军大部被歼,廖耀湘兵团全军覆灭,沈阳丢失,杜聿明在那里已经无所作为了,还是徐州需要他。于是,蒋介石一份急电发到葫芦岛。杜聿明接到电报后,首先回到北平。  在杜聿明到达北平的第二天中午,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邀请杜到华北“剿总”司令部吃饭。席间……去看看

六 寡头垄断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在产业中,严格的纯粹竞争或垄断的条件即使存在,也是很少见的。就连常常为人引为竞争性厂商典型例证的农场主也保留存货。而且,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的价格差距有时也高于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即使一种产品或服务只有一个卖者,它也必然面临替代品的竞争。因此,垄断和竞争的纯粹形式最好被看成在一个系列中的两端。例如,我们可以把垄断竞争(下章将讨论)归为一个有着许多竞争模型特征的模型、在这个系列的另一端,我们又发现可以归入寡头垄断范畴的模型,这主要由在一个产业中的厂商数来区分。尽管当前尚无寡头垄断理论,各寡头垄断模型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