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图书

《我主沉浮》是一位中国省长的成长奋斗史,几多心酸,几多血泪;一个经济大省和一群政治、经济精英和沉浮起落故事,几多悲壮,几多诡秘!一切都在演变,一切都无定数。不论功臣,还是罪人,他们曾共同创造了这段历史,引领着一个民主在不断探索中走到了今天!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篇 第十二章 战略上利用胜利的手段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尽可能地为赢得胜利作好准备是一件困难的工作,是战略默默无闻地作出的功绩。战略在这方面几乎得不到任何赞扬,只有利用了已经取得的胜利,战略才显得光彩和荣耀。   会战可能有什么样的特殊目的,它对整个军事行动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在各种情况下如何取得胜利以及胜利的顶点在什么地方,所有这一切问题我们将在以后讨论。但是,不进行追击,任何胜利都不能取得巨大的效果;不论胜利的发展是怎样地短促,它也总有个初步追击的时间,在一切情况下都确实是这样的。为了避免到处重复这一点,我们想简短而概括地谈一谈胜负决定后必然随之而来……去看看

北京 - 来自《黄祸》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军队在北京对民主运动进行的镇压形成了一个“六四结”,从那以后,中国的政治始终离不开这个结。石戈活了近五十年,虽没有经历过战争,也算见过不少死人,但即便是当年的“六四”屠杀,他也未曾面对过令人如此毛骨悚然的场面。卡车货厢上站立的人竟然没有头! 全部没有! 齐刷刷地一样高! 唯有从一片脖腔里喷出的血高度不一,在第二辆卡车的车灯照耀下红艳艳地跳动。两辆卡车之间的柏油路上,滚动着散乱的人头。刚砸在他自行车前轮上的那一颗披散长发呲着牙,写在额上的“翻案”二字好象第二对眼睛。血腥气铺天盖地……去看看

第四章 逃避的心理机构 - 来自《逃避自由》

   2009/10/01
我们的讨论已从中世纪一直到现代,现在开始讨论法西斯主义的心理重要意义及在民主或独裁下自由之意义,然而我们论断的适当与否完全视所谈心理的大前提是否正确而定,因此我们愿意暂时不按一贯的想法,而另辟一章来详细及更实在的谈论一下这些心理上的机构,这个大前提之需要详细讨论,主要因为其立论之根据是一种与非意识力量有关而却以一种很合理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观念。在此章中笔者愿特别一提个人心理学和心理分析所用的观察法。精神分析虽非遵行多年来一直以试验法为准的学院派心理学的理想,是以经验法则,对个人的梦境,幻想及未经……去看看

鬼宅书房 - 来自《当代眉批》

书房本身不会闹鬼,但真正的读书,其定义可以这么下:让鬼魅附身。   十年前我就决定听从叔本华的教诲,原则上不买被媒体炒得火热的作品。文学作品虽然常被人比喻成精神食粮,就像啤酒常被说成液体面包,但放任这个比喻则是危险的,因为,面包以刚出炉为佳,无须涂防腐剂的艺术,却完全不必顾虑新鲜问题。“新鲜”与“新意”字面上的距离,约和雄心与雄鸡相当。一定要以食物为例,文学作品更好像勃艮第葡萄酒,藏在酒窖里越久,其价值也越可靠。因此,看今天的报纸,读昨天的名著,便大体可以概括我对铅字的态度。这样,你立刻就会看到,我的书房实在就是……去看看

附录一 进修建议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本书第一部分意在介绍科学哲学的最新发展。一些读者或许对我的概述能力表示怀疑,他们会通过先读一读斯图尔特(1979年)的著作而获益匪浅,由于我晚些时候才看到这本书,故没能吸收其成果。斯图尔特的前六章是经济科学哲学难得的系统介绍,即使我也不能声称已超过了他。他提供了经济学方法论争论中的折衷观点,与此同时,与我不同,他对现代经济学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采取了“软件”观。查尔默(1976年)的著作几乎具有与我的前两章完全相同的背景,但得出的结论却与我迥异。洛西(1972年)的著作对从亚里士多德到波普(包括波普在内)的科学哲学作了……去看看

引言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我不想隐瞒这个事实,即:我只能极端反感地看待所有这些时下流行的自命充满智慧的著作。我完全确信,……公认的方法必定无休止地增加蠢行和错误,而即使所有这些想象出来的成就全然化为泡影,也不及这种烦冗不堪的伪科学那么有害。——康德  本书提出的问题从目录看可能并不明显。  书中概述了我们的文明所面临的种种困境——这种文明或许可以被描述为以人道和理性、平等和自由为目的;这种文明实际上仍处于婴儿期,它十分频繁地遭到很多人类精神领袖的背叛,但尽管存在这个事实,它仍在不断成长。本书试图表明,这种文明至今仍未从其……去看看

第六章 对政治的认可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2009/10/01
一、集体选择的权力  最基本的政治就是作出和执行集体的选择。这样的政治是一个具有非凡力量的工具,既可以带来大利,也可以带来大害。介于二者之间的是大量的中利和中害。受眼界、处世能力和历史所提供的教训的影响,有的人期望政治能够多产生利,少产生害。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样的期望过于天真。此外,政治所产生的同一结果,在一些人看来可能是利,而在另一些人看来则可能是害。这常常就是前者试图把这一结果强加给后者的原因所在。政治之所以引起争议的两个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从柏拉图时代起,政治理论在整体上就倾向于……去看看

关于《卡尔-马克思》的对话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时间:1999年12月27日下午地点:武汉对话人:一行(以下简称W)、夏天(以下简称X)   X:再过两天,你的《卡尔—马克思》就要满一岁了。在这一年里,你的写作水平虽然总体上有很大提高,但却始终没有拿出超过它的单独作品。我和朋友们至今都认为这是你最好的作品。我想问的是,对你来说,写作《卡尔-马克思》是否有某种必然性,或者说你在写它时是不是听到了某种“特别声音”的召唤?   W: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一首诗的写作大多具有某种偶然性,但事后回想起来又觉得是必然的。对我来说,这首诗应该说准备了很久,但开始时并非作为一首诗来准备的,而是……去看看

5-05 必备资格的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这是第五个幻觉:必备资格的存在不足的存在很快的、且不可避免的导致了下一个幻觉的观念。如果有足够的东西,你就没有必要去做任何事以获得你所想要或需求的任何东西了。你只要伸出手去,它就会在那儿。但人类却并没有这么想。他们说,东西是不足够的。所以,现在他们面对了这样的问题:一个人要如何才能足够?一个人如何才能有资格足够?你以为要得到那不足分配的东西,必然会有什么是你必须做的事——让你能无争议地得到那东西的某些事。这是你能想出的唯一不必杀戮和争吵地瓜分每样东西——包括神——的方法。你认为这就是“必备资格……去看看

第一章 绪论 - 来自《灾变论》

去寻找吃的穿的,然后天国会随之降临在你面前。——黑格尔   过去的真实画卷一闪而过。捕捉过去不过捕捉过去的形象;过去的形象在顷刻间闪现,从此不再复现;只有在顷刻间它才是可以辨识的。——本雅明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到,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许多假先知起来,迷惑众人。只因不法的事众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马太福音》   一、问题诞生于比较之中   “人是一个会发问的存在”(卡尔-拉纳)。“问题意识”应该是人的本体论规定性之一,人类理……去看看

16 - 来自《跑官》

第二天是星期六,公休。祁云赶早市未散买菜去了。   陆洽字自己动手冲了一碗豆粉,吃了两个鸡蛋,随后出门去了。这一走,一个上午没回来。祁云等到午后一点了,还没回来人的全部实践作为真理的标准,也作为人所需要的那一点的,很有点奇怪。以往也有陪客人吃饭的情况,但总要电话告一声家里的。今天是怎么啦,连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到吃晚饭时,还不见回来,也没有电话。祁云沉不住气了,就打电话问秘书和司机,都说不知道。秘书给市委、政府领导们一一打电话斯大林全集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 ·斯大林的著作,都没结果。祁云又给宾馆经理打……去看看

第二章 垄断造就的虚弱工业 - 来自《中国黄河调查》

冬天没有散去的寒冷覆盖在工人缺乏活力的脸上,寒风从破损的门窗钻进来,他们感到一阵发抖,员工泼在楼梯上的水已结成了冰。因无钱交费,电、暖气都已被停止…行政压力下的兼并  冬天没有散去的寒冷覆盖在工人缺乏活力的脸上,寒风从破损的门窗钻进来,他们感到一阵发抖,员工泼在楼梯上的水已结成了冰。因无钱交费,电、暖气已被停止。  机器在灰尘中已变成了一个空壳,贫困使他们把工厂设备上值钱的东西拆下来变卖。即使是几角钱的黄瓜、西红柿,因没有发工资工人们也买不起。靠着几个可怜的救济金,他们的生命才能向前延伸。  这是……去看看

1-7 论商品的自然价格与市场价格 - 来自《国富论》

在每一个社会及其邻近地区,各种用途的劳动的工资以及各种用途的资本的利润,都有一种普通率或平均率。这普通率,象我在后面所说那样,自然部分受社会的一般情况,即贫富、进步退步或停滞状况的支配,部分受各种用途的特殊性质的支配。同样,在每一个社会及其邻近地区,地租也有一个普通率或平均率。这普通率,象我在后面所说那样,也是部分受土地所在地的社会及其邻近地区的一般情况的支配,部分受土地的天然肥沃与人工改良的支配。   这些普通率或平均率,可称为那地方那时候通行的工资自然率、利润自然率或地祖自然率。一种商品价格,如果……去看看

第五章 民主与计划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试图指导私人以何种方式运用其资本的政治家,不仅是其本人在瞎劳神,也是在僭取一种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地授权给枢密院和参议院的权力;由一个愚蠢和专断到幻想自己是适于行使这种权力的人掌握它,是再危险不过的了。——亚当·斯密所有集体主义制度的共同特征,可以用一个各个流派的社会主义者都乐比不疲的词句,描述为一个为了一个明确的社会目标而精心构筑的社会劳动者组织。当今社会的社会主义批评家们的主要指责之一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缺乏这种对一个单一目标的“有意识”的指导,其活动受着不负责的人们的奇思异想的左右。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