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政法官独立化进程评述

  《中外法学》1996年第5期(总第47期)

  1996年3月17日第11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一个特别的行政程序——听证程序,并突出强调听证主持人员地位的独立性。建立听证制度是我国借鉴国外经验,特别是美国发达的听证制度经验的结果。这一两年来,美国学者在积极探讨如何改进本国听证制度的时候也把焦点集中在行政法官的独立化问题上。虽然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走得很远,但作一些介绍和分析评价,对于我国听证制度的发展也许不无稗益。
   
  一、行政法官——象征地位独立的名称
   
  美国行政法官地位的发展是美国行政法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最近,在美国,有人认为行政法官已成为美国法官系统的主角〔1〕。这种说法虽有悖于行政法官的性质,但作为对现实状况的评价确不无道理。美国行政法官(Administrative Law Judge,简称ALJ)虽称作“法官”,却不是司法系统组成人员。根据普通法系的司法传统,国家审判权只能由具有单一审判职能的普通法院行使,“我们的行政法与诺庭汗(Lord Nottingham)之后的衡平法一样,只是普通法的一个组成部分”。〔2〕所以行政案件与民事、刑事案件一样,由普通法院来审理,不设立专门的行政法院,当然不存在大陆法系行政法院中的“行政法官”(Judge of Administrative Court)。美国行政法官是美国行政机关行使审判型听证权的一类特殊行政人员。所谓审判型听证,又叫作正式程序的听证,即法律规定必须举行的听证,听证要遵循法定的程序,听证记录是最终裁决的依据。除了行政法官,美国还有其它非正式程序听证人员,但不象行政法官属于正式听证的正常情况。
   
  行政法官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其地位的独立性,这源于美国行政法中贯彻了一项古老的原则——自然公正原则,该原则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当事人不能作为自己案件的法官,体现在行政法中就是“职能分离”(seperation of function),即:“从事裁决和审判型听证的机构和人员,不能从事与裁决和听证行为不相容的活动,以保证裁决的公平”。〔3〕所谓不相容的活动,主要是指调查追诉活动,因为事先参加调查的人如果参加听证和裁决,必然着重以他所调查的、用以追诉当事人的证据作为听证依据,而忽视当事人所提出的相反证据。有一种心理上偏见。带着这种偏见来行使听证权,并作出初步决定,很难保证听证和裁决的公正性。正是为了防止这种偏见,具有听证和初步裁决权的听证主持人员逐步与其它行政人员区别开来,并且随着听证公正性要求的日益提高,独立性日益分明,进而形成了行政法官这支特殊的队伍。
   
  行政法官的名称是伴随听证主持人员地位的提高而逐步获得的。本世纪开始时,主持行政听证的人员被授予一个专门的名称叫“审查官”(Examiner)。他们是根据1906年的赫普本法(Hepburn Act 1906),由州际商业委员会任命的专门负责主持宣誓,审查证人和接收证据的人员,他们与稍后不久由其它行政机关任命的审查官是今天行政法官的前辈,但这些前辈的地位远不如今天的行政法官显赫。审查官与所属行政机关之间是一种完全的从属关系,他们的任命、提升和薪金保险全部由行政机关决定,根据行政长官的意志主持听证,缺乏职业安全感。三十年代,审查官的地位问*向行政机关无视审查官听证工作的独立性。在这种批评声中,1946年美国通过了《联邦行政程序法》,该法规定了一系列保证听证主持人员独立工作的措施:文官事务委员会从具有律师资格和工作经验的人中,通过考试录用听证主持人员,听证主持人员的工资和任职由文官事务委员会管理,不受听证所在行政机关影响;行政机关根据工作需要,从文官事务委员会确定的合法合格人员中任命听证主持人员;听证主持人员没有试用期,轮流听证,实行职能分离,不能执行和听证工作不相容的职务;听证主持人员除非有文官事务委员会所规定和确认的正常理由,并经正式的听证程序,不能罢免。1966年《联邦行政程序法》编纂过程中,审查官更其名为“听证审查官”(Heanring Examiner),突出其享有的独立听证权。1972年,随其地位提升又改为“行政法官”,有时也称“隐蔽的法官”(Hidden Judiciary)或“看不见的法官”(Inrisible Judiciary)。但行政法官独立化问题并未就此结论,有人期待更多的变化,甚至于倡议在美国建立独立的行政法院,把行政法官又称作“行政机关的美国法官”〔4〕(United States Judge of the Executrie Department),认为行政法官的地位无异于美国宪法第三条规定的联邦法官。
   
  二、州行政法官的集中使用制度
   
  目前,在美国一些州适用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度,由一个统一的行政听证机构(Central Office of Administrative Heanings)雇佣一批行政法官,这些行政法官根据各行政机关的要求被派往主持该机关的听证。通过这一制度,实际上形成了一个行政法官集团,或者叫作统一组织(Central Panel)。这个组织中的行政法官由统一的行政听证机构管理,他们不属于听证所在机关的职员,也不只为一个行政机关服务,而是根据行政机关的请求去主持听证。各行政机关由于种种原因,如避免利益冲突、维护在公众中的形象,自愿要求使用统一组织中的行政法官主持听证。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的根本目的在于“给予行政法官脱离主持听证所在行政机关的独立地位”〔5〕,同时也是为了提高行政法官的专业化水平、减少开支、合理安排工作量、实现行政法官的集中管理、制定统一的听证程序和职业纪律等等。1945年加利福尼亚州《行政业务法》是建立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的开创性文件,在1981年的《示范州行政程序法》中规定了两种听证人员组成版本〔6〕:一种是行政机关可以决定任何程序中的听证官员为行政长官、行政机关的一个或几个成员、或者统一听证机构分派的一个或几个行政法官;另一种是除了上述几种选择,行政机关在无法律禁止时,还可以安排一个或几个另外的人主持听证。第一种版本无疑把集中使用制作为其推荐的方式之一,这促进了该制度更快的发展。到1992年,适用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度的有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马萨诸塞、弗罗里达、明尼苏达、密苏里、新泽西、田纳西、弗杰尼亚、华盛顿、德克蒺斯、衣阿华、威阿明、马里兰、北达克塔、威斯康新等16个州,还有一些大城市,如纽约市等。
   
  上述这些州在适用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时各有各的特定,有的甚至不能称之为完整的集中使用制。比如有些州行政法官统一听证机构与某个已经存在的行政机关合并在一起办公,但从事独立的工作,统一听证机构能从这一行政机关中得到政治上或实际工作上的帮助,在财政紧缺时作为该机关的一部分而得到相应的支援;还有些州虽有统一机构的名称,但并不是为所有行政机关提供听证服务,而只负责某些领域内的听证。但无论采取哪种类型的集中使用方法,这些州都意在为行政法官创造一个独立听证的环境,排除听证所在行政机关的干扰。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还附带来一些别的收获,如制定全州统一的听证程序规则,适用于凡使用统一组织分派的行政法官的行政机关;制定行政法官统一的行为规范,如1991年,适用集中使用制的所有州的统一听证机构长官举行会议,通过了《司法道德示范规则》(Model Co姡洌* of Judicial Ethics)主张适用于采取集中使用制各州。
   
  1992年行政法官调查中发现,79%的行政法官想与听证所在行政机关脱离,76%的行政法官认为没有一个统一的行政法官组织是一个问题。〔7〕在地方各州和大城市中开展的行政法官集中使用运动无疑迎合了行政法官独立的需要,成为行政法官寻求保护其独立地位的堡垒。
   
  三、联邦行政法官的首席法官负责制度
   
  “行政程序法虽然创造了行政法官这一独特的职务,但并没有给予他们联邦法官的地位。”〔8〕联邦行政法官虽然由文官事务委员会管理,但被分派到特定的行政机关任职,不象州行政法官集中使用制中的行政法官可以为不同的行政机关服务,所以往往与行政机关有比较密切的关系。于是从本世纪的30年代起,就有人倡导设立一个独立的联邦行政司法机构,但该建议不仅被国会拒绝,还要求联邦行政法官向行政机关内的非行政法官长官负责。目前,联邦行政机关在与行政法官的关系上,有的任命一个首席行政法官负责行政法官工作,如联邦运输局;有的任命一个高于行政法官职位的领导(director)负责行政法官工作,如美国联邦内务部;还有的由一个负责裁决工作的裁决官员(judicial officer)或负责听证工作的听证官员(administrative hearing officer)负责行政法官工作,如邮政服务部和移民事务办公厅。但无论名称怎样变化,无非两种类型:一种由行政法官自己领导自己,即作为长官的首席行政法官领导其它行政法官工作;另一种是由其它非行政法官领导行政法官工作,非行政法官由行政机关任命产生,不具有行政法官的独立地位。前者叫作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后者叫作非行政法官负责制。
   
  在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中,首席行政法官身兼两职,首先作为主要行政法官在听证程序中发挥特殊的作用,比其它行政法官享有更多的自由裁量权,不但可以决定听证程序的进展,还可以就有些事实和法律文件的含义作出解释;其次,作为行政管理人负责轮派行政法官听证、监督行政法官和其它协助听证人员的行为。在非行政法官负责制中,负责人更多地主持日常行政事务,他们被要求尊重行政法官的独立性,但同时又必须积极参予行政法官的听证工作。这两种方式孰优孰劣还没有定论,但不少学者认为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有以下的优点:(1)行政法官们把首席行政法官视为自己的伙伴,认为他更能理解行政法官所遇到的问题,并且在听证工作中能够保持与他们较密切的联系;(2)公众通常认为使用非行政法官负责制连表面上行政法官与行政机关的分离都作不到,而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可以增强他们的信任感;(3)大多数非行政法官由政治任命产生,不具有行政法官的独立地位,所以容易受行政机关长官意志的左右,而首席行政法官所受操纵和影响的程度小得多;(4)首席行政法官能为其他行政法官提供实质性问题的指导,并可以组织有关这些问题的研讨,非行政法官的指导则往往注重形式,不够深入;(5)首席行政法官监督行政法官的行为不会引起抵触情绪,非行政法官因为顾忌有干涉之嫌,对行政法官行为的监督不够得力。当然,非行政法官负责制也有自己的长处,由于非行政法官专门从事行政管理日常工作,可提高工作效率;另外,他不具有独立地位由政治任命产生,所以通常工作较认真,而行政法官,由于地位独立,缺乏对其的监控手段,更易发生滥用职权行为;再者,行政法官分散在各地区,不需要集中办公时,一个非行政法官的设置更切实际。
   
  在这样的利弊决择中,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似乎更符合行政法官独立化的要求,被视为行政听证制度改革的有力步骤较受推崇。
   
  四、行政法官独立化进程的特点与暴露的问题
   
  美国行政法官独立化进程是美国现代行政法发展的一个缩影,它既反映出行政权在现时代的扩大、行政司法权的日益增强;也表明公众对约束行政权的呼声日高,遵守行政程序法和恪守自然公正原则已成为与行政权力扩张并行的*,还是集中使用制、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的推广,都是从无到有,历经许多年,“时而这儿,时儿那儿有些起伏”,〔9〕这种趋势并未停止,仍在蔓延。这一方面说明有些制度并非适用于所有情况,需要根据各地区、各行政机关的现实选择适宜的独立化措施;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立法对改革成果的确认是比较谨慎的,重大的变革只有在时机成熟时才会以成文法形式作出规定,这一过程中,许多立法建议是法学家们通过对行政法官地位的深入调查和研究而提出的。总之,以行政法官独立化为主题,选择适用、多方研究、谨慎立法贯穿于行政法官平缓的独立化过程。
   
  行政法官独立化进程中无疑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最令行政法学家们担心的莫过于“一支有着难以接受数量的听证人员队伍,却存在着拙劣的表现和无视正直。”〔10〕目前,美国已有一支相当庞大的行政法官队伍,到1980年,联邦行政法官人数是美国地方法院从事联邦刑事、民事案件审判法官人数的两倍〔11〕;1990年,在联邦31个行政机关中有1,005名行政法官;在地方各州中,1991年,仅加利福尼亚州就有400名以上的行政法官〔12〕。这些行政法官分布于美国社会各级政府之中,处理着每年上百万的行政纠纷,象任何一个大的集团一样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滥用权力现象;但由于行政法官的独立性受到更多的重视,使他们很少受到来自外界的监督,并且随着其地位越高,越独立,也越发与外界隔绝。这形成两种威胁:一种是行政法官屈从于有权的行政机关或有势力的社会集团和个人,不公平听证,而“受到不利影响的却往往是那些在社会上处于非常不利地位的人”〔13〕,虽然有司法审查作为对当事人的补救措施,行政法官听证工作的专业化和工作经验,使法院不能完全排除其滥用权力;另一种是行政法官内部长官权力日益加强,集中使用制中统一听证机构的长官或首席行政法官负责制中的首席法官,在分派听证任务、解释法律政策时滥用权力,反而成为行政法官独立听证的威胁,“当许多首席法官表现出色时,其他却在专权和利用他们的权力控制自己的同类。”〔14〕
   
  所以,美国行政法官的独立化进程也有暗礁潜伏,对于它的前景,美国的学者们可谓喜忧参半。
   
  注:
   
  〔1〕Allen Hoberg Administratire Hearings:State Central Panels in the 1990s 46 Admi L Rer at 75 (1994 Winter).
   
  〔2〕Bernard Schwarts Administrative Justic and Its Place in the Legal Order 30 N.Y.U.L Rev at1390 1413-14(1955).
   
  〔3〕王名扬著:《美国行政法》第437、452页,中国法制出版社,1995年版。
   
  〔4〕Joseph J Simeone The Function, Fleeibility and Future of United States Judges of the Executive Department, 44 Admi L Rev 159 (1992).
   
  〔5〕〔8〕〔9〕〔12〕Id. Allen Hoberg's at 76、89、92、75.
   
  〔6〕《美国示范州行政程序法》第4-202(a)。
   
  〔7〕1992 ALJ Surrey, Supra note 3, response 23k.
   
  〔10〕Charles H. Koch, Jr Administrative Presiding Official Today 46 Admi L Rer at 272 (1994 Summer).
   
  〔11〕Feffreys Lubbers, Federal Administrative Law Judges:A Focus On 姡希酰* Inrisible Judiciary, 33 Admi L Rev at 109 (1981).
   
  〔13〕Id. Charles H. koch, Jr at 272.
   
  〔14〕Russell L Wearer Mangement of ALJ Offices in Executive Departments and Agoncies 47 Admi L Rer at 317 (1995 Summer).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法律系)

上一篇:韦德的第七版《行政法》和最近的英国行政法的发展

下一篇:二十一世纪,中国行政法学何去何从?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伊拉克战争与国际秩序危机

一.布什父子的海湾情结  随着伊拉克战争的爆发,海湾地区再起狼烟。1991年,经联合国的授权,美联军以正义之师讨伐萨达姆,是实至名归的替天行道。斗转星移, 十二年过去了,还是在白宫及椭圆形 (Oval Office) 办公室, 小布什子承父业, 又一次对伊宣战。 但"日月逝矣,岁不我与"(《论语,十七篇。阳货》), 这一次美国是架空联合国, 不顾全球的反战声浪而对伊开战的。出师无名而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单边军事讨伐,其道义又何在呢?  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从旧金山,伦敦,到东京,雅加塔等地, 世界各地的平民反战声浪仍在不断高涨。英国国内已有……去看看

从社会心理看私人资本主义在新中国头七年的历史命运

原载《中共党史研究》2006年第2期  「作者简介」王炳林,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100875);  马荣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北京100080)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后,私人资本主义存在和发展前后仅维持了七年时间,就被推向“绝种”之路,其中社会心理所起的作用不容忽视。广大人民群众对资本主义的直观否定取代理性分析,从而形成了资本主义消灭得越早越好的社会心理。急于求成的社会心理和当时已经出现的崇拜和依从心理,对于推动私人资本主义走上“绝种”之路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关键词……去看看

中国传统哲学视野下想、思、虑的义理辨析

  内容提要:中国传统文化最注重人生修养,而修养途径却最重内省,其中尤为讲究“想、思、虑”的思维方式。而此三者在义理上皆有各自特点,本文主要是对“想、思、虑”三者在本义上进行阐释,并重点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对此三者的解读的内容以及“想、思、虑”的价值意蕴何在。  关键词:想;思;虑;义理;价值一、想、思、虑的本义阐释  (一)文字训诂  1.想  《六书精薀》:“字意从心从相,言有所著也。”想是相思、他顾,也就是考虑自身以外的事物,“相”字的本义是“以目观木”,许慎的《说文解字》将“相”列入“目”字部,解释道:“……去看看

学术“价值”和政治“伦理”

中国学界知道马克斯·韦伯当是80年代中期以后的事。1985年欧洲的一次史学会议上,与会的中国代表大多数听到这个名字时还感到惊愕,这种惊愕理所当然地也引起了其他与会者的惊愕。这大概也算是一次小小的国际洋相。不过这种局面很快就得到改观,知识界不但很快接纳了韦伯,并且一旦接纳就刹不住车,韦氏研究的势头十余年来几乎是曲线上行,历久不衰(不妨和弗洛依德研究的高开低走作一比较)。前不久,三联书店组译的“学术前沿”丛书又在第一辑中重新出版了根据英文转译的韦伯生前的最后两次讲演《学术与政治》。说其“重新”,是因为早在……去看看

50年代两岸在港关系的历史考察

作者:广州暨南大学历史系  原载《台湾研究集刊》1999年第3期  「内容提要」两岸在港关系是两岸关系的主要内容之一。50年代两岸在港关系以1954年6月17日中英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为分界线,可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时期主要表现为两岸政权为求稳定和巩固而展开的物资与人心争夺,以“两航”资产争夺案为代表;后一时期主要表现为政权巩固后的颠覆和反颠覆、破坏和反破坏的暴力冲突和对抗,代表性事件如1955年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事件和1956年的“双十节”暴乱。  「关键词」两岸关系/香港/互动  两岸关系的研究……去看看

“大跃进”期间的资产阶级法权讨论及影响

原载《中共党史研究》2006年第3期  「英文标题」The Discussions on Bourgeois Rights during the“GreatLeap Forward”and Their Impacts :A Tentative Analysis of Mao Zedong'sConception of Socialist Ssociety  「作者简介」高远戎,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编审。(北京100080)  「内容提要」在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之际,毛泽东提出要破除资产阶级法权,并亲自发起了关于资产阶级法权的讨论。讨论围绕着按劳分配与资产阶级法权的关系、资产阶级法权残余的性质及表现等问题展开。随……去看看

谁对“北京共识”满意?中国的裙带共产主义

译者:小马Freeman @yeeyan.com  译者说明:这篇文章是华盛顿大学爱略特国际关系学院的政治学和国际关系教授狄忠蒲(Bruce J.Dickson)教授在2009年5月22号时参加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举行的一场主题为“改革三十年之后‘民主’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的圆桌讨论会上的公开发言。发言的内容基本上是在对他2008年出版的《财富进入权力:中国共产党拥抱中国的私营部门》一书中介绍篇里提及的“裙带共产主义”这一概念的进一步解释,文中他提出了……去看看

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对内资的需求效应

原载《新华文摘》2004年第24期  本文试图运用消费者行为理论,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探讨FDI 对中国资本需求所产生的影响,从定性和定量两个方面讨论中国吸引FDI 的总效应、替代效应与收入效应。我们运用消费者行为理论来讨论中国吸引FDI 所产生的效应,主要基于以下原因。从理论上讲,通过建立生产函数,借助于相关的统计资料,如GDP 数据、按资金来源和构成划分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进行一般回归分析,只能得悉进入生产系列的内资与外资在GDP 构成中的贡献份额,而对FDI 在影响内资是否进入生产环节及其运用等方面的作用是不得而……去看看

精简乡镇机构的通道

原载21世纪经济报道  3月18日,国务院新任总理温家宝在答记者问中表示,推进农村税费改革,其实质是要改革农村不适宜生产力发展的上层建筑的某些环节,最重要的要精简人员,否则农民负担就不能得到彻底解决。他同时明确中央要加大对农村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的财政支出。   针对温家宝关于精简乡镇政府的改革措施,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韩俊。   机构膨胀使得乡镇财政支出刚性增长   农村公共财政困难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县、乡机构膨胀,财政供养人员过多,是财政支出刚性增长的直接……去看看

二次革命”后的黄兴

来源:《随笔》2010年第4期  在当下通行的历史文本中,黄兴一直是功高盖世、道德完美的正面角色,被称之为“窃国大盗”的袁世凯,自然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但是,即使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所要承担的也只是属于自己的一份罪责,而不是别人嫁祸给自己的“莫须有”的罪责。从这个意义上说,战败流亡的黄兴针对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所散布的“莫须有”的嫁祸之辞,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被历史叙述所采信的。  一、为尊者讳的陶菊隐  陶菊隐在长篇巨制《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中,专门为湖南同乡黄兴……去看看

中国崛起与国际秩序

文章来源:《太平洋学报》 2004年第2期【内容提要】 国际秩序是大国之间权力分配、利益分配和观念分配的结果;大国崛起必然触及国际秩序建构,中国必须就如何建立国际秩序提出自己的见解;中国参与国际秩序的建设,应从区域秩序着手,同时强调以完善全球性国际制度的基本规则为着眼点,逐步加强在国际秩序建设的议程创设能力,成为积极的、建设性的和可预期的国际秩序塑造者。【关键词】 中国崛起 国际秩序 政策建议秩序建设是任何一个大国外交必须回答的问题,更是崛起大国必须严肃对待的重大议题。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如……去看看

“儒家社会主义”的历史语境与局限

在〈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读书》2007年第6期,以下简称甘文)一文中,甘阳先生提出了“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说法。甘先生认为,当前中国正在形成“新改革共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正是这种“新改革共识”的体现。甘先生指出,之所说当前的改革共识是“新改革共识”,原因在于,它不只是改革开放后三十年所形成的通行改革共识,而是以平等为价值核心的毛传统和以效率为价值核心的邓传统,以及以和谐为核心的中国儒家传统为共同价值基准的新共识,这种新共识的发展可能导致一条“中国道路”──“儒家社会主义”,按照甘先生自……去看看

俄罗斯对外政策的教训

[内容提要] 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对外政策的教训表现在8个方面:1.对西方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2.大量举债危及政策的独立性;3.以意识形态划线,中断传统国际联系;4.把对外政策当作权力斗争的工具;5.目标与手段失衡;6.内政外交本末倒置;7.“漫天要价”,步步退让;8.没有真正落实对外经济开放政策。总结当代条件下俄罗斯对外政策失误的原因,具有现实的教益。  [关键词] 俄罗斯 对外政策 国家利益 目标与手段  俄罗斯对外政策经历了科济列夫的“亲西方外交”、普里马科夫的“多极化外交”两个阶段,现在进入普京的“务实外交”时期。在不到10年的……去看看

解构策略下的大学

杜小真、张宁主编:《德里达中国讲演录》(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3)。   2001年9月3日至19日,奠基于德国现象学的法国著名解构主义创始人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应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名校之邀,在中国进行学术访问。讲演与座谈内容现由杜小真与张宁汇编成册,其中,「宽恕:不可宽恕和不受时效约束」、「Profession的未来或无条件大学」与「关于死刑」为三次大型讲演的题目。通过对「宽恕」、「大学」、「死刑」等主题的分析,他向我们耐心而精细地展现了他的正面性肯定性解构工程及其思想力量。本文试图把……去看看